水母网11月20日(YMG记者 李珑 通讯员 同耀)一场冬雨之后,最后一岔留在树上的苹果快也摘光了。每年这个时候,在市区工作的刘文祥总要开车回老家蓬莱北沟镇一次。老家的果园给他留了几棵没套袋也没放反光膜的苹果,过了11月再摘,又甜又脆,身边的朋友都等着他回家拉苹果回来分。

  回家的乡路依旧是反光膜的天下,比他在飞机上看到的景象更令人震惊。农民为了苹果提早上市卖个好价钱,大量使用反光膜着色。相关部门已经着手整治,然而回收的大量反光膜无处可去,依旧在田野堆积如山,一天天粉化入土地……专家表示,反光膜大量使用危及人类饮水安全。

  10月中上旬,记者从市区驱车,分别前往蓬莱、栖霞、牟平等。车驶入乡间公路,路上尽是苹果丰收的景象——乡村公路旁搭起了临时的苹果交易市场,不时有农民开着手扶三轮车,载着苹果前去交易。也有农民在路边摆起小摊,向来往的行人售卖。苹果清一色深粉红,500克售价在每500克2.5-2.8元,尝一下,味道并不怎么样。能卖上好价,全靠上市早、卖相好。这是反光膜的巨大功劳。在他们身后的苹果园,大部分苹果都已采摘,只有少量苹果还挂在枝头,地上则是银色的反光膜。

  沿204国道一路向南行驶,公路两侧很多果园里有亮闪闪的反光膜随风飞舞,甚至飞出果园落入河道、排水沟中,格外扎眼。在福山城区以西的一片果园里,不远处的排水沟中反光膜绵延不绝。同样的情况在沿途的多个果园里都存在着,有的反光膜甚至被风吹上枝头随风乱舞。在牟平区观水镇离果园较远的一条街道上,一阵风吹过,少许果袋和反光膜夹杂其中。

  蓬莱大辛店镇、北沟镇、村里集镇种植大面积苹果,普遍使用反光膜。最近两年,政府相关部门参与反光膜回收管理,每个乡镇都有收集点。然而,收集起来的反光膜无处可去。“据说垃圾处理厂不收这东西,也没听说谁家可以回收再加工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北沟镇的反光膜收集点堆积如山,记者下车拍照片时,用手捻了一下头年回收的反光膜,轻轻几下便粉化了。

  记者向环卫部门人士求证时,对方表示,按照环保法规,垃圾处理场处理的是市民和单位日常生活产生的生活垃圾。苹果反光膜属于农业生产废弃物,没有相关主管部门的批准,环卫下属的处理场不能擅自接收其它废弃物。这就造成了收集点的反光膜越堆越高。

  据了解,果农每年大约5月20日开始给苹果套果袋,9月中旬摘下来,随后在果树下铺反光膜上色。

  在蓬莱市村里集镇,记者下车从土里拉出一条被掩埋多日的反光膜,上面不少银闪闪的东西已经脱落,留下的透明塑膜却完好如初。村民称,反光膜的“抗打击”能力很强大,风吹不烂、雨浇不破。

  11月18日,在杰瑞集团召开的第一届山东省土壤污染防控与修复技术研讨会间隙,记者采访了中国农业大学相关专家。她表示,反光膜的主要成分是塑料,自然降解能力很差,如果埋到土里,容易对土壤造成二次污染。反光膜表层上镀的铝层经过雨水的冲刷或者与土粒的摩擦会脱落并渗入土壤,会加剧土壤酸化。同时,反光膜中的塑化剂和添加剂很容易受到温度、使用时间、PH值的影响,释放到环境中污染地下水,从而危及人类饮水安全。反光膜如果焚烧温度不当,则易产生毒素二恶英,会给吸入人造成心脏病、糖尿病、过敏、不孕、癌症等疾病隐患。

  中国农业大学宋丽芬副教授告诉笔者,对于老百姓来说,使用反光膜可以使苹果得到更均匀的光照,同时对于去除苹果中的农药残留有一定好处。近年来反光膜使用非常广泛。然而,农民虽然受益于反光膜,却忽视了反光膜对于土壤的危害。很多农民在苹果丰收后,把反光膜随意丢弃在地里,其化学成份对土壤的危害非常大。因此,农民一定要将反光膜收集起来,集中处理。

  反光膜给电网造成的伤害令电业工作人员头疼。据国家电网烟台供电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反光膜分量极轻,只要风力达到四级以上,就会被刮起,到处飞扬。由于反光膜表面的金属铝具有较好的导电性,刮到电线上会瞬间引发线路相间短路,从而引起跳阐停电。

  不但如此,刮到高压线上后,由于反光膜表面有的熔化碳化,粘在导线上,在故障查找上也非常困难。有时为了查找到故障点,工作人员需要对线路进行全线巡查,耗时两个小时以上。苹果丰收季节容易跳闸,反光膜比较分散,且冬天下雪时被掩盖不易被发现,就算是春天、夏天,也时而因发光膜发生跳闸事故。可以说,反光膜对电网的伤害是“全年不限时”的。

  据蓬莱供电公司统计,每年因反光膜造成的线%左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四五十万元。电力部门成为除“膜害”的牵头者。他们提前组织人员完成线路防护区内苹果种植地段的摸查,制定“膜害”治理的专项行动方案,对重点区域进行责任区划分,明确治理时间节点。每天回收的反光膜大约都在200斤左右,对于苹果尚未采摘的农田,果农不同意回收反光膜,输电运维人员采取用石块加固、用麻绳绑扎的方式进行处理,后期待苹果收获后再进行集中处理。

  截至目前,烟台供电公司出动150余人次和50余车次,每天到岗到位、定点清理,已经完成对220千伏霞粟一二线千伏阳桃一二线条苹果种植区线路的第一次清理,已经清理反光膜1.5吨左右。

  早在2012年,蓬莱供电公司便在当地刘家沟镇马家沟村设立了第一个村级反光膜回收点。为鼓励村民回收积极性,他们拨出专项资金,用农药化肥奖励参与回收的村民。

  回收来的反光膜如何处理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蓬莱供电公司设立了专门的回收加工点,可以将废弃的反光膜加工成颗粒,再将颗粒进行二次加工,铸成广泛应用的塑料管材。一系列加工之后,废弃反光膜变废为宝,实现了再利用。

  据介绍,截至目前,蓬莱供电公司共收购处理废弃反光膜600多吨,通过废物利用获得经济效益300多万元。此外,由农资经销部门为售出的反光膜“建户口”,及时掌握使用数量和回收数量,由农业部门和农户签订反光膜使用和回收合同。蓬莱供电公司一系列的整治措施收到明显成效,由反光膜造成的线%,农村供电可靠率比治理前提高了0.02个百分点。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栖霞、莱州、招远等供电公司也纷纷开展了治理反光膜行动。“目前蓬莱的加工处理技术是比较先进的,其他不少县市区都在学习。”烟台市供电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他县市区目前回收废旧反光膜后加工还没那么精细,但这种变废为宝的方式将是以后的发展趋势。

  烟台市人大代表张朋义表示,用于给苹果上色的反光膜废弃后对环境污染严重,栖霞将尝试应用新技术,用太阳能增色灯“照红”苹果。

  张朋义和栖霞市农业局的工作人员曾多次到外地考察,最终发现了一款太阳能增色灯可以起到和反光膜同等的作用,还能解决环保问题。这种增色灯的造价高于反光膜,但使用寿命长,可重复使用7年。

  “苹果上色基本集中在苹果摘袋到下果大约20天的时间里,太阳能增色灯照射20天左右就可以,这样设备的寿命能维持在7到8年的时间。”张朋义说,在使用期间,仅需隔两年换一次电池即可。

  张朋义介绍,一盏灯能照射5棵树,一亩地能有40多棵树,用8盏灯就够了,太阳能接收线是一根非常细的线,很容易操作,所以整体应用性比较强。而反光膜的使用寿命虽然可以算作两年,但到了第二年反光效果就会变得非常一般,所以果农使用反光膜多是一年一换。“如果以牺牲当前环境来发展果业的话,就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的状态,土壤会越来越不好,最终还是会影响苹果的品质。”不少来自栖霞的人大代表都在担忧这个问题。

  “从长远来看,太阳能增色灯会低于使用反光膜的成本,关键是解决了环保的问题,符合可持续性发展的需要。”张朋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