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白露过后,经过几天忙碌的采摘工作,临安的山核桃进入后期的加工阶段。它们或被炒制成了多种口味的美味零食;或被加工成了令人赞不绝口的工艺品,为辛勤的林农们带来更多的收入。

  每年的这个时候,临安岛石镇的各个山核桃炒制厂房里总是机声隆隆,人声鼎沸,山核飘香,今年自然也是不例外。

  9月20日上午,笔者随机走访了临安岛石镇中村的一家山核桃炒制厂。这家炒制厂的工作人员告诉笔者,这几天已经是连日赶工,里里外外忙得焦头烂额。

  走进厂房,几十位生产加工人员循序筛选、蒸煮、敲打、炒制、烘干、摊凉、包装,一派繁忙。地上一袋袋新拿来的山核桃也都整整齐齐地等候着。

  炒制厂的周师傅告诉笔者,这个时候,厂里总是十分忙碌的。正常情况下,村民们今日拿到厂里的山核桃明日就能炒好,可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起码需要三天时间才能炒好。

  说起山核桃的口味,周师傅这样说道:“今年和往年一样没有什么新的口味出来,主要就三种:奶油味、椒盐味和肉骨头味,分手剥和非手剥。炒制方法有两种,一种以蒸为主,另一种以水煮为主。相比较而言,水煮的工序稍显繁琐,但是味道上显得更美味。”

  在炒制厂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笔者见识到了山核桃炒制的工序。首先是筛选过程,大大小小的核桃进入筛选机,多番滚动之后,山核桃大小分明地进入各自的框内。不远处,四五个大缸内漂浮着满满的山核桃,工作人员们细心地挑选出水面下的核桃。

  再往厂子里面走去,一股热气随着新核桃的香气扑面而来,笔者看到山核桃们和往年一样有的被蒸,有的被煮,然后它们会来到一个小房间被冰冷的机器敲打着,之后进入几口大锅被翻炒,翻炒过后便是历时最长的烘干步骤,待烘干摊凉之后,美味的核桃就被装进各种精美的袋子里,以一种崭新的姿态展现在大家面前。

  已在炒制厂待了五年的一位师傅告诉笔者,与往年相比,今年炒制厂里的忙碌时间会缩短很多。“就拿去年相比,炒制厂里自白露后一周开始便一直忙到十月底,之后还有不少人陆陆续续送核桃来炒。可是今年产量太少,按目前如此忙碌的景象,我估计今年的忙碌顶多到十月的第一周,之后的厂里会很清闲。”

  在岛石镇多个山核桃炒制厂,笔者发现在炒制厂的山核桃加工机器中多了一位新成员。它的名字叫做山核桃去壳取整仁机。

  以前,炒制厂里加工出的核桃仁都是由人亲手敲碎,然后挑选出完整的核桃仁。“前两天女儿打电话说有顾客催着买核桃仁,我就赶紧请邻居们帮忙,紧赶慢赶地剥了100斤山核桃,两天下来,不仅坐得腰酸背痛,手指头都有些发麻了。”等着炒核桃的汪师傅这样告诉笔者。

  为了全面了解山核桃去壳取整仁机,笔者联系了它的发明者刘志光。刘志光告诉笔者,这台机器是他五年前发明的,一整台机器相当于一组流水线。山核桃在这组流水线中先经过第一台机器敲碎进入各个畚箕,同乐城网址再通过一头的传送带到达下一地点,机器会初步地将山核桃仁与山核桃壳分离开,最后山核桃仁会经过另一头的传送带到达红外线分离区,通过红外线,山核桃壳会与山核桃仁彻底分离开。“这样一条流水线斤山核桃,可是以这样的速度,我们家仍然来不及加工。现在家里放有三台这样的机器,临安的很多工厂都把核桃拿到我们这儿来剥了。”刘志光说。

  走近这部机器,首先的感觉便是“大”。据笔者了解,这样一部庞大的机器至少需要占地60平方米。另外,相比于手剥的核桃仁,机器剥出的核桃仁丝毫不逊色,甚至颗粒显得更完整。在折损率上,机器也丝毫不输手工,每一斤的山核桃基本能剥出半斤的核桃仁。